当前位置:深圳周小云电子有限公司影视被欺凌的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19集
被欺凌的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19集
2022-08-06

菊子来到贺家的地窖移开了挡着通道的粮食。

锁头告诉陆老师说卞宝财打了玉叶,还找了警察看着她,不准她离开家。锁头说玉叶是为了他们才挨打的,要想办法救她,还说玉叶曾经告诉他说卞宝财和金枝不是她的亲生父母。陆老师说要救玉叶得等到他们弄到粮食后。这是菊子她把挡着通道的粮食都移开了。于是陆老师说,说今天晚上先把千德丰粮行的粮食先搬到锁头家,明天晚上在转移到北山支队和宝虎子那里。菊子说她原来想把元宝送到宝虎子那里,现在她想让陆老师想办法劝元宝加入共产党。陆老师说加入共产党讲求自愿,加入共产党的人要有一颗爱过的心。

卞宝财回到家对金枝说他和金匣子商量过了,他们也同意让玉叶嫁给元宝。金枝说元宝和玉叶有骨血关系,还说元宝吃喝嫖赌,根本不靠谱。卞宝财说他自己也吃喝嫖赌过得也挺好。金枝说有他一个就够了,在添上元宝就不让他活了。于是卞宝财说玉叶如果不嫁给元宝,就要嫁给锁头。金枝说两个都不嫁,卞宝财说现在玉叶正和锁头打得火热,要是她跟锁头跑了,他们就白养了玉叶了。卞宝财说虽然元宝不着调,可是贺家攒了一辈子的家产,要是贺家夫妇一死,那她的万贯家产就是他们的。 金枝问玉叶一定不会答应的。卞宝财说明天就把玉叶绑起来。

菊子为元宝做了件白褂子,让元宝脱了身上的日本军装,元宝试过衣服就要走,菊子让他坐下说有话要说。

凤娇来到菜窖里,看到通道的门开了,就进去拉响铃叫贺无能。

菊子问元宝恨他吗,元宝说不恨。菊子说他骗他。元宝就问菊子是不是他的亲娘,菊子说当然是。元宝说那为什么要把他送到土匪窝里。菊子说她不想让他当日本人的翻译官。元宝说难道当翻译官还不如当土匪吗。菊子说他给日本人做事,老百姓一定会恨他的,老百姓要是恨他,她的心里也会很难过的。元宝就问菊子到底谁是他爹,菊子说是宝虎子。元宝说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谁是他爹。菊子说她辛苦养大他,要不连这个娘也别认了。

贺无能对凤娇说通道口不是他挪开的,准是有人知道了通道要进来偷粮。这时,他们听到通道远处有声音于是他俩就藏起来了。

菊子让他把这身衣服脱了,说让他躲到她的娘家。元宝说他现在那也不能去,他要娶玉叶。

贺无能和凤娇藏在粮食后眼睁睁看着锁头他们搬粮食,还说要是声张了他们就会知道他们的事。

菊子问元宝玉叶同意不。元宝说他奶奶爷爷还有大姑父都同意就是绑也要把玉叶带来。菊子说玉叶明明喜欢的是锁头。元宝就质问她到底谁是他的儿子。菊子骂他是混蛋。于是元宝说她从今以后就不是他的娘。说完就要走。菊子说他祸害自己她就认了,不许他害别人。元宝说他还就要娶玉叶。正在这时贺无能来了对元宝说这件事菊子管不着,他明天就把这件事给办了。

贺无能告诉元宝锁头偷了粮。元宝问他有几个人,贺无能四个人,还有陆老师,还说他们把粮食藏在朱老大的地窖里。于是元宝就说他要把这件事报告给日本人,对他们严刑拷打问他们到底要把粮食运到哪里。贺无能害怕事情暴漏了,金匣子不会饶他拉着元宝不让他去。元宝说他管不了他奶奶了,说着就走了。

陆老师说她现在担心被千德丰发现,还担心运粮食被朱老大发现。锁头说他想他要是把这件事告诉朱老大,他爹一定会支持的。陆老师答应了。这时菊子来了说出大事了。

元宝把情况报告给了山本,山本说要让他们把粮食运出来。于是让下属把染了病毒的老鼠带来让元宝和卞宝财看。

菊子说元宝他们要明天娶玉叶,锁头于是就要去救玉叶。陆老师拦住了他。

山本说这些老鼠咬过的粮食被他们吃了后就会马上死去,说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这些老鼠放入锁头他们要偷的粮食里。元宝于是就答应了。

贺无能带着元宝来到通道。

金枝对玉叶说今天就要把她嫁给元宝。玉叶说她死都不会嫁给元宝的。

凤娇来到贺家看到贺家正在为元宝置办婚礼。凤娇对菊子说她有没有听说元宝像她,还像贺无能,菊子听后就打骂她。元宝穿上西服凤娇说他真像自己的孩子,菊子就对元宝说她真觉得元宝就像凤娇的儿子。元宝于是就说那他就是凤娇的儿子。凤娇听后高兴地说元宝终于认他这个娘了。菊子就用水浇了凤娇一身,骂凤娇不要脸。凤娇于是就在地上撒泼,元宝就让人把凤娇拖出去。元宝对菊子说不管谁是他爹他始终相信她就是他娘。菊子说如果他认她为娘,就听她两句话,一、不要给日本人当翻译官,二、不要娶玉叶。元宝说恕儿子不孝他不能答应她。说完就要去玉叶家。

朱老大和锁头正在打铁,朱老大问锁头心里难受不,锁头说不难受。于是朱老大说这就是命,他们家的门槛太低了,金匣子家是说什么也不会把玉叶嫁给他的。锁头对他爹说他恨日本人吗,朱老大说他恨日本人。锁头于是就让他帮他,说晚上运粮食的时候让他别慌,还要稳住他娘。朱老大问锁头他家怎么会偷到千德丰的粮食,锁头说他家的菜窖通往千德丰的千德丰。锁头就开始疑问他们家怎么会相通。

元宝结婚那天当菊子揭开了玉叶的面纱时,看见一个不认识的面孔。于是菊子就问他玉叶在哪呢。元宝说玉叶在新房呢。这时,贺无能进来说山本来了。

凤娇在家喝酒让朱老大陪她,凤娇说她难受,朱老大让她说出来,凤娇说她说不出来。